主辦單位:中國物品編碼中心 | 中國自動識別技術協會 | 《中國自動識別技術》雜志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電子商務  正文

我國電子商務供應鏈可追溯性研究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19日 來源:中國自動識別網 作者:孫小云

在“互聯網+”經濟發展戰略背景下,近年來我國電子商務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熱潮,2017年交易總額達29.16萬億元,同比增長11.7%。然而,隨著電子商務的快速擴張,虛假宣傳、假冒偽劣等質量誠信問題開始顯現,成為全社會廣泛關注的熱點,電子商務追溯體系建設工作受到重視。2015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頒布的《關于加快推進重要產品追溯體系建設的意見》明確提出“電子商務企業要與線下企業緊密融合,建設基于統一編碼技術、線上線下一體的信息化追溯體系。”為推動我國電子商務追溯體系建設給出了政策指引。
實現電子商務交易產品的可追溯,能夠促進電子商務供應鏈的可視化,幫助明確網絡交易產品的責任主體,理清電商平臺假貨渠道,實現問題產品的快速下架和召回,提升電子商務質量管理水平和誠信水平,推動行業健康、規范發展。傳統線下產品的追溯體系建設工作在我國已開展多年,而電子商務作為近年來新興的一種商業模式又該如何實施追溯?同傳統追溯有何區別?本文將針對這些問題展開探討。
 
我國電子商務供應鏈模式及可追溯性分析
開展電子商務供應鏈可追溯性研究,首先要對供應鏈流程深入分析,明確產品實際流通的主要環節和關鍵追溯節點。目前我國電子商務發展模式多樣,不同模式下產品實際流通的過程有所不同,本文根據電子商務平臺在供應鏈中的位置,將電子商務供應鏈分為賣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以及買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并對每種供應鏈的一般追溯流程進行分析。
賣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
賣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指電子商務交易產品的直接提供方自建電子商務平臺,為買方提供產品的電子商務供應鏈。主要有以下兩種模式:
品牌商自建平臺
該類平臺一般為品牌商的自有平臺和官網,代表性的有海爾商城、小米官網、李寧官網等。特點是供應鏈較短,分析起來也較為容易,產品基本的追溯流程為從原材料供應商到生產商,再通過品牌商自營平臺銷售給平臺買家。
平臺自營型
平臺自營型是我國目前比較常見的一種模式,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商從只提供平臺轉變為兼提供產品,例如京東自營、天貓超市、1號店自營、蘇寧易購自營等。在該類供應鏈中產品追溯的環節一般為:原材料供應商、生產商/經銷商、電商平臺提供商、買家。
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
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指為電子商務賣方和買方提供平臺功能的電子商務信息平臺所構成的電子商務供應鏈。該類平臺只傳遞信息,本身并不提供產品。主要有以下三種模式。
第三方平臺B2B模式
目前,我國電子商務第三方B2B模式主要有兩大類,一類是綜合型平臺,具有代表性的企業如阿里巴巴;另一類為近年來風生水起的垂直型平臺,如一畝田、找鋼網等專業型B2B平臺企業。在該類平臺供應鏈中,產品一般從供應商(生產商/經銷商)經過第三方電商平臺直接銷售給買家(企業)。
第三方平臺B2C模式
第三方平臺B2C模式是我國發展較為成熟的一種電子商務模式,一般為品牌商(或品牌代理商)和經銷商直接入駐第三方平臺銷售產品,最有代表性的龍頭企業如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該類供應鏈中,產品追溯的流程一般從原材料供應商到品牌生產商/經銷商,經過第三方電商平臺傳遞給買家。
第三方平臺C2C模式
第三方平臺C2C模式為個人直接在第三方平臺上注冊網店開展零售業務,是真正的個人與個人之間的交易,特點是大眾化,包括國內最大的C2C平臺淘寶網,以及近幾年發展較快的拼多多等。產品追溯流程一般為原材料供應商、生產商/經銷商、個人網店,經過第三方平臺銷售給買家。
買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
買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指由電子商務網絡買家持有平臺,為賣方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供應鏈。目前,國內比較典型的買方電子商務平臺供應鏈模式有零售企業自建的供應商電子商務信息平臺、生產企業原材料采購平臺、政府招標采購平臺等。該類平臺的供應鏈鏈條較短,一般為點到點式,追溯起來也較為簡單。
 
電子商務供應鏈追溯技術方案
與傳統追溯一樣,電子商務供應鏈追溯的關鍵點是對涉及的產品、參與方、位置及交易信息等關鍵追溯信息所進行的標識和記錄。電子商務交易產品具有流通周期快、范圍廣的特點,為確保產品在全國甚至全球范圍內的可追溯性,追溯信息的標識應盡量采用國家標準或國際標準。本文以全球應用廣泛的GS1全球統一編碼標識系統(以下簡稱GS1系統)作為追溯標識技術方案。
追溯信息標識方案
追溯信息內容
電子商務供應鏈主要追溯信息包括追溯參與方信息、追溯單元信息、追溯位置信息及平臺交易信息。其中:
追溯參與方信息應包括參與方身份標識,有效聯系人、聯系地址及聯系方式。
追溯單元可分為產品貿易單元、產品物流單元和產品裝運單元,由供應鏈中不同流通層級的產品組成。追溯單元基本信息應包括追溯單元標識、批次/序列號、生產日期/包裝日期、保質期/有效期等信息。
追溯位置信息至少應包括位置標識、具體地址、有效聯系人及聯系方式。
交易信息應包括與平臺交易有關的電子訂單、發貨單、支付單、發票、物流運單等有效憑證和單據。
GS1追溯標識方案
采用GS1系統實施追溯時,通常采用GS1系統中的GTIN(全球貿易項目代碼)來標識要追溯的產品,采用SSCC(系列貨運包裝箱代碼)來標識要追溯的物流單元,采用GSIN(全球裝運標識代碼)來標識需要追溯的裝運單元,采用GLN(全球位置碼)來標識追溯的各參與方,也可以標識物理位置。如果想標識更多的信息,比如產品的批號、序列號、有效期、生產日期等信息,則可以采用GS1應用標識符(AI),AI是標識數據含義與格式的字符,由2~4位數字組成,GS1系統中有超過100種應用標識符。
追溯過程中常用的應用標識符如表1所示。
表1  追溯中常用的應用標識符
 
可以根據實際需求和成本等因素來采取合適的追溯層級。對于一般的商品,采用GTIN追溯到品類就可以了;對于價值比較高的產品,可以采用“GTIN+序列號”的方式,追溯到單品;對于以批次作為生產管理單元(因為原料、生產條件、生產工藝等相同,具有同質性),可以采用“GTIN+批次”追溯到批次,選擇何種載體可根據實際需要確定。
追溯信息記錄要求
為了實現電子商務供應鏈全流程的可追溯,各個參與方均需記錄所在節點的關鍵追溯信息,在有追溯需求時能夠查詢或共享。下文以常見的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為例,具體說明對各個參與方的追溯信息記錄要求。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一般追溯流程如圖1。
 
 
各個追溯參與方追溯信息記錄的要求如下:
上游供應商
上游供應商一般為生產商或經銷商,應滿足以下要求:
•向下游電子商務商戶提供真實的身份/資質信息;
•規定至少一個級別的追溯單元,對追溯單元進行唯一標識;
•準確記錄追溯單元在其內部業務流程中發生的事件、時間、地點以及責任人;
•對追溯單元的物流服務商,以及下游接收者信息進行記錄;
•生產商還應對追溯單元的原料來源、生產過程信息進行記錄。
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商
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商應滿足以下要求:
•對平臺上注冊的商戶進行實名制管理,對其身份、資質信息進行采集與管理; 
•對平臺上注冊的買家身份信息進行管理,鼓勵進行實名制管理;
•規范平臺交易產品的發布信息,至少應包括產品名稱、制造商名稱、產國/地等基本追溯信息,并附相關證書等證明材料;
•要求并監督商戶或物流服務商及時提供交易產品的物流信息,或提供物流信息的查詢方式;
•建立針對商戶、交易產品、買家以及平臺交易信息的數據庫,在有追溯需求時,能夠快速查詢。
電子商務商戶
電子商務商戶應滿足以下要求:
•在入駐電子商務平臺時應提供真實的身份/資質信息;
•對上游供應商的身份/資質信息進行記錄和管理;
•對物流服務商的身份信息進行記錄,要求并監督物流服務商及時提供物流信息,或提供物流信息的查詢方式;
•在平臺產品發布頁面提供制造商名稱、產國/地等基本追溯信息。對于進口產品,應提供原產國/地、生產商等信息;
•建立針對上游供應商、交易產品、物流服務商、買家以及平臺交易信息的數據記錄。
電子商務物流服務商
電子商務物流服務商應滿足以下要求:
•根據物流訂單或平臺交易訂單信息,組合包裝追溯單元;
•為每一項配送的追溯單元進行唯一標識,并與物流工具/人員信息相關聯;
•記錄追溯單元在其內部入庫、揀貨、驗貨與出庫等作業環節的信息與責任人;
•能夠及時提供物流過程的動態信息,或提供物流信息的查詢方式;
•建立用于內部業務管理的信息系統,詳細記錄物流訂單、配送工具/人員以及上下游交接信息。
買家
買家作為電子商務產品供應鏈的最末端,是實施追溯的主要發起者。買家對于在電商平臺上所購買的產品,若發現質量問題,應及時進行售后溝通,協助找出問題根源。
 
電子商務供應鏈追溯標識應用示例
以采用GS1系統作為追溯信息標識技術,第三方平臺電子商務供應鏈的追溯標識應用示例見圖2。
 
 
供應環節
供應環節中,上游供應商(或者物流服務商)根據下游商戶的訂單需求進行包裝,形成物流單元或裝運單元,通過物流服務商發送給商戶。在該環節中,上游供應商要將自身資質信息、物流信息及產品信息一同發送給商戶。
該例中,假設上游供應商的標識代碼用GLN1標識,物流服務商的標識代碼用GLN2標識,而所涉及的三種產品分別用GTIN1~GTIN3標識。經過分揀包裝,組成三種物流單元(箱或托盤),用SSCC1~SSCC3標識。在運輸中,三種物流單元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裝運單元(如一卡車),用GSIN1標識。
此環節,物流服務商需記錄所運輸產品的上下游交接信息。
交易環節
交易環節中,商戶(或物流服務商)將從上游供應商處接收的產品收貨入庫,并進行拆分和存儲。根據電子商務平臺的交易訂單信息進行揀貨,形成配送包裹。
該例中,假設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商用GLN4標識,商戶用GLN3標識,電子商務平臺提供商GLN4應記錄和驗證商戶GLN3的真實身份信息。
商戶從上游供應商處收到的物流單元仍用SSCC1~SSCC3標識,經拆分后,又形成貿易單元GTIN1~GTIN3,按電子訂單進行揀貨包裝,形成物流包裹以備發貨,不同的物流包裹用運單1~運單3標識。
配送環節
配送環節中,物流服務商負責把按訂單分揀后的物流包裹發送給不同的買家。
該例中,假設物流服務商的標識代碼用GLN5標識。買家收到物流包裹,經拆分,內含消費者所購買的具體貿易項目,即GTIN1~GTIN3。
此環節的物流服務商需將所配送的包裹信息與配送人員、配送車輛標識進行關聯,并記錄簽收信息。
產品溯源
在需要溯源時,從問題節點開始,每個追溯參與方可根據所記錄的追溯單元標識、上下游交接信息等向供應鏈上游進行溯源,直到找到問題節點并實施召回。同時,問題產品將在電子商務平臺作下架處理。
 
同傳統供應鏈追溯比較分析
通過對不同模式的電子商務供應鏈追溯流程及關鍵節點分析,不難看出,同傳統供應鏈相比,電子商務供應鏈追溯在關鍵技術層面并沒有實質性的不同,但是,作為一種新興的商業模式,電子商務供應鏈在實施追溯的要求和管理上有其獨特之處。具體分析如下:
追溯信息的要求更加全面
電子商務交易模式下,信息都變成電子形式,對產品追溯信息的要求變得更廣泛,除了需包含產品、參與方、位置標識信息外,還應包含電商平臺交易記錄信息的標識,如電子訂單、發貨單、支付單、電子發票等,這些都是電子商務交易產品實施追溯的重要記錄信息。
產品追溯鏈條長度大幅縮短
同傳統供應鏈可能存在多級分銷商相比,電子商務的交易模式大大縮短了供應鏈長度,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品牌商或生產商通過電子商務平臺直接面對銷售者進行產品銷售,這種“產消對接”的形式讓實施追溯變得更簡單、便捷,出現問題時也更加易于召回。
電商平臺參與方成為新動力
對于品牌商自建平臺及平臺自營型模式,電商平臺參與方作為產品銷售方,對產品質量具有直接責任。若為第三方平臺模式,則電商平臺企業作為交易的媒介,對平臺入駐的商家及銷售的產品具有資質審核與質量檢驗的責任,對于問題產品的下架和網絡召回也有重要的推動作用。我國現行的《食品安全法》也明確了第三方電商平臺企業是實施產品追溯的重要參與者和監督者。
信息共享、透明化顯著提高
在倡導大數據的電子商務環境下,供應鏈整體運作的信息化水平大幅提高,無論是生產商、品牌商、電商平臺企業還是快遞物流企業之間信息共享化程度高,更加利于對追溯信息的采集和追溯信息數據庫的建設。利用電子商務交易平臺,更加便于對產品追溯信息的索引、發布和公開等,更加利于追溯信息的公眾查詢和使用,實施追溯的途徑會更加多樣化,效率也會大幅度提高。
《條碼與信息系統》2018年第3期總第145期

延伸閱讀:

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自動識別網、《中國自動識別技術》、《條碼與信息系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自動識別網、《中國自動識別技術》、《條碼與信息系統》,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自動識別網、《中國自動識別技術》或《條碼與信息系統》”。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自動識別網、《中國自動識別技術》、《條碼與信息系統》)”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將內容傳真至010-84295675,以便本網盡快處理。

高端訪談 更多>>
優傲機器人:拓寬自動化應...
孫政華,專注自動化及運動控制15年,曾就任于倫茨傳動系統有限公司,擔任東亞區域技術總監。在售前支持、售后服務、應...
Semtech:釋放LoRa的應用價值
LoRa網絡目前已經在全球140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部署,2020年1月,全球基于LoRa的終端節點數量將超過1.35億臺,而全球部...
SML:以RFID技術傳遞新價值
孫苑琳 2014年畢業于波士頓大學傳播學院;2017年加入SML集團,擔任RFID 科技高級副總裁。懷著對科技行業的熱忱,致力...
有效安全的數據:醫療信息...
斑馬技術《2022中國醫療行業前瞻報告》顯示,中國正處于臨床移動信息化轉型的開端,中國各地的醫院正在擴大臨床移動性...
雜志專區 更多>>

《2020第3期》

《2020第3期》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